梁兆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記得在九零年代我与嘉陵兄每週四都有討論佛法。當時我们剛讀完羅候羅尊者寫的“佛陀的啟示“一書。有一次討論中,我就提及該書中有一章是以“無我“(Anatta)作專題的。我提議因为這题目的重要性,我们應在佛青會中特加討論。當時嘉陵兄的回應是“無我“這題目實在很深奥,如果在平常聚会中提出,恐怕有興趣的會友不多,能真正有了解的人也很少。故此我们没有在會上作專題討論。三十年後的現在,嘉陵兄的新書中有多次提出“無我“這概念,我们現今又在一慧訉中有專題,我認為這反映出無論是筆者或讀者,我们大家都有新体悟有進步了。

正如嘉陵兄的编辑導言所説,無我的教說確實是解脫道緣起法義的核心,空義亦是大乘菩薩道的中心思想與主題。無我、縁起与空,其实是同一的概念。因为萬法縁起,所以無我 — 没有一个獨立存在的个体,亦卽無“我”。因为諸法無我,故此一切的現象都是“空“。這就是佛陀的中心教䕏。原始佛教説缘起,說“無我“。但大乘佛教則說“空“。

據我的个人經驗,因為這些概念極其抽象,故此“空“的思想在中国民間極受誤解。“空“給大眾的壣想就是虚無与消極。而且有濃厚的出世意味。一談到“空“,傳統的中国人就想到出家人“四大皆空“(民间的一般了解,“四大“是指酒、色、財、氣。故此空了四大,亦即遠離世俗的生活)。而且從歷史角度來看,出家是中国社会中的失意者(情塲或官場)所常走的途径。由于這種種因素,“空“似乎是和虛無主義(nihilism)和遁世思想同義。甚至有一句老話,就是“遁于空門“。水滸傳中的鲁智深就因犯事出家。多年前聖嚴法師和基督教的龚天民牧師有筆戰。龚牧師曾在日本留学,對中国佛教有些了解。雖然他在佛教和基督教的比较中,他亦持有个人的偏見。但他對傳统中国佛教中的“空“思想的批评,其实也是正确而有根據的。尤其是他批评將梵語Shunyata譯作“空“所出的問題,亦是值得我们去反省。 如果中国佛教的“空“思想不是出了問題,佛教改革的先驅太虚大師就無須鼓吹“人間佛教“了。

其实不单是基督教有對佛教的“空“有批評,中国的道统思想 — 儒家 — 亦有對民间佛教的出世主義極反對。儒家精神是如范仲俺的“憂國憂民“,以天下事為己務。這一向是中国學者和有識之士的風骨,是大丈夫的處世態度。不是去逃避現實,躲入深山。其实中国儒者的“憂国憂民”,完全合符大乘佛教的菩薩道精神。只可惜傳統的中国佛教,掛名為大乘佛教,實質却是逃避主義。這歴史是与誤解“空“思想有直接的关系。這亦与一般平民大眾的教育水平低,没有慧根了解空義有关。

故此中国民間佛教的错解“空“,其实就是佛教徒趨向虛無主義和逃避社会參与的主因。我们佛教現代化的工作者,必先要澄清一些基本的概念,尤其是一有关“空“的思想, 更加要小心和嚴𧫴地探讨。否则佛教不能回歸佛陀的本懷,佛教的前境亦不可樂覌。换句话说,了解佛教的基本哲学,不是一種奢侈,而是决定佛教的前途的。太虚大师談的佛教改革不单是在制度上的,也是在教義上的。“空“的意义有多个層面,我们已经提及在民间的誤解。要矯正這错误就必须要了解其他两个層面:(1)佛陀(或原始佛教)的空,(2)龍樹(或早期大乘佛教)的空。

先談原始佛教的空。記得我在中學時期就有接触佛法,巳经有聞“緣起性空“。當時所了解的“空“覌念,就是萬事萬物皆由因缘和合而成。這覌念是其實是正确的,但是究竟什么是因缘和合,則没有深入的了解,亦不知道如何可以應用到日常生活中,甚至應用到科学上。佛陀説“空“時,没有用“空“這字眼。在原始佛教中的相當名詞是“緣起“(Dependent Origination)。而“缘起“的定义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在巴利文聖典中有云:

“When this is, that is.

This arising, that arises.

When this is not, that is not.

This ceasing, that ceases.”

“空“即緣起。世間一切現象都是相依互存(interdependent, interconnected)的。究竟如何能清楚了解這相依互存的关系呢?其实在雜阿含经中已经有極具体的描述:

“譬如三蘆,立於空地,展轉相依而得豎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轉相依而得豎立。“

這就是佛陀的宇宙覌、世界覌。所以佛教和神教有大不同,佛教中没有上帝,也沒有第一因。一切諸法就是如此的展䡛相依而立,互為因果。不能説A是因,B是果。由此看來,諸法是共生互存的。這世界也是一个共同参与的世界(participatory universe)。根本沒有造物主可言!佛陀時代的宗教是婆羅門教,是有神論。然而佛陀的縁起覌是澈澈底底的無神論!從此可見佛教的革命性。

正因為諸法缘起,所以社会关懷是自然的結論。一个修行人果真可獨善其身嗎? 正如維摩詰居士在經上言,眾生病故我病。這正是佛家的同体大悲思想!這亦合乎科学。現今全球暧化,天災愈来愈普遍。地球上所有生物都似乎是一个共同体,遭受同一命运。缘起的世界亦即同体的世界。大悲心不单合乎佛法,亦合乎科学!

缘起覌也是佛教中的相對論。應用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亦可見沒有老百姓就不可能有国君,没有顧客就不可能有店主,沒有贫民則沒有富人,没有小人就沒有君子,没有醜的就沒有美的,没有惡的就没有善的。故此表面上是相反的東西,其实亦是相依共存的。六祖壇經的咐囑品中就有談“三十六對“。世上一切的事物皆是缘生的,不是獨立存在的。缘起思想亦可應用於科学上。現代科学早巳由牛頓的古典世界覌,進展到新的“緣起世界观“。從科学覌点去了解缘起不難,我们可以從生態學入手。我们大多數人都極討厭蚊子。著名企業家Bill Gates就曽説蚊子是殺人最多的動物,因为牠们能令我们感染多種致命的病毒。但是,去滅絶蚊子是一个好主意嗎?對此事生物学家没有一个共識。因为蚊子的存在也不是獨立的。如果蚊子真的绝種,有不少生物(如雀鳥、蝙蝠、蛙類等等)是會失去食物,故此可能對食物鏈(food chain)有傷害, 對人類的影响很難估计!由此看来,缘起思想其实是一種系统思維(System Thinking), 這一種思維法在現代社会中尤其重要。

佛教中的“缘起“亦即佛說的“無我“。但是我们又須明白這“無我“不是説没有個體(individual)或没有獨特的身份(identity), 當然常識上的“我“或個體是存在的。所謂“無我“,只是指没有獨立存在的個體,我们個體的存在,是要依靠他物的存在,我们是活在一个生命之網中,緣起之網中!我与“無我“之間,其实是没有衝突,它们只是一体的两面而已。我们若真的了解缘起,我们就不會覺得生命是空虛的。反之,見到緣起會引发我们的大悲心,菩萨心。因为我们可以見到自己的生命和一切眾生的生命是連在一起的,故此有“同体大悲的感觸。見到缘起後,人我間的界線逐漸消失。故此金剛經說:“若菩萨有人相、我相、眾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原始佛教的“無我“思想不是否定“自我“的存在,只是提醒我们没有一个獨立的自我。我反省“自己“的思想,其实是受了不少師友的影响。作为一个作者,我當然有極獨特的風格和思路,但我也是我時代和環境的產品。這獨特的我和原始佛教中的“無我“是沒有衝突的。

剛才談的是原始佛教中的空,佛在時用的字眼是“缘起“,“緣起“是一个名詞,是描述世間實相。到了大乘佛教時期般若經典面世後,“空“的哲学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階段。龍樹菩萨是印度大乘佛教的鼻祖。佛陀説“缘起“,龍樹則說“空“(Shunyata)。龍樹是印度佛教的大論師。如果説佛陀的主要目的是要建立教人離苦得樂之道,龍𣗳的主要目的却是從哲学上去教人破執。故此龍樹的空,可作動詞解。佛陀時代的出家眾,出離心極重。在他們心目中,輪回世界(samsara)和涅槃(Nirvana)是對立的,是一種dualistic的关系。故此有追求涅槃的心態,這也是對空的一種執著。但龍樹所建立的“空宗“,為了解除出離心所致的“空的束缚“,就先來造一个破壞,連空也要空。故此本文的標題中有“空空“。般若糸的大乘經典,表面上看來是語無倫次,但是其主旨是要破執要”空空”。

一般的宗教都有自以为是擁有真理的傾向,這一種企圖龑斷真理的心態,其实就是宗教中的不容忍和互相迫害之根。歷史上亦有不少宗教与宗教間的戰爭,甚至教内的衝突和對教內異端的殘殺,也是与各持己見有关。各人執着自以为是至高無上的真理,而敵視他人所尊崇的真理。原始的教義中亦有“四聖諦“。這四聖諦是否就是絶對的真理呢?記得我曾在八零年代末參訪聖嚴法師,問他佛教中有没有絶對的真理。聖嚴法師就很爽快的回答:“没有!“ 我當時就很驚奇,說法者那有不以為自己説的就是真理的!後來我在九零年代經嘉陵兄的推荐,自己小心研讀羅候羅比丘的“佛陀的啟示“一書,才能確定聖嚴法師的回答一点都没錯。波利文聖典中就有佛陀將自己的言教比喻為木筏的例子。一个旅者渡江之后,必定放下木筏,没有將木筏带在身上到處走的!故此,佛教中若言有何真理,只是相对的真理而已,是因時、因地、因人、因特殊情况而施教。而在金剛經中亦有同樣的教誨:“法尚可捨,何况非法“。因为佛陀最基本的訊息,就是一切皆不可執着,執着就是苦的根源。故此連佛法、空和湼槃也不可執着,對這些東西執着叫作“法執“,一樣是會産生苦果的。在這方面,大乘佛教和原始佛教的了解是完全一致的。般若心經有云:“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連四聖諦也不可執着!故此永嘉大師的証道歌,一䦕頭就如是説:

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印度大乘般若系的經典,其中哲學性强,一般人會覺得深奥難懂。有关悟後的境界,中国歷代的禅宗大師有以文學和藝術的手法,用詩、詞、歌、畫去表达,我認為是比較平易近人。從佛教現代化的观点看來,實在值得推荐。尤其是廓庵禪師的十牛圖,以圖畫方式去表达修行和悟的種種境界,我認為是既平易又深刻,又能和中國道家思想溶會貫通,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其中描述的十个修行境界如下:

  1. 尋牛

以上十圖展示十種境界,第一至第八都容易從直覺了解。第九图“返本還源“,相等於道家的“返樸歸真”。美国禅師作家Jack Koenfield曾出版一本極受大众歡迎的書,名為After the ecstasy, the laundry(狂喜之后,老實洗衣),亦是指同一境界。第十圖是“入廓垂手“,是指悟後者不單不遠離世間,更積極入世,這就是大乘维摩詰經的主要訉息禪”禅門語彙的詿譯是:“描繪濟度眾生而垂慈悲手,入市井之塵境相,以喻不偏居於向上自利,更能向下入利他之境,即所謂「柴門獨掩,千聖不知,埋自己之風光,負前賢之途轍;提瓢入市,策杖還家,酒肆魚行,化令成佛。」“

故此修行的歷程,是由“空“到“空空“,再由“空空“歸於平淡,活出“平常心“。而大乘菩萨道行者,更自然地、無執着地去積極濟世。

現代的佛教若能参考“十牛图“這藍本,就可改變以往的虚無厭世態度,活出真正的菩萨行了!

Written by

Published author, Zen teacher, professor, scientist, philosopher, social commentator, socially-engaged human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