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关系与菩萨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Toa Heftiba on Unsplash

梁兆康

記得大約是一年前,我们世界佛教青年會在冬季有一个聚会。那天到會的人比较多,有两位女性佛友是來自纽约華埠,她们是持獨身主义的在家人。佛青會的一貫使命,就是從深观缘起,又回歸佛陀本懷,去推動佛教的现代化。故此我们在會上談到佛教現代化的幾个要項,其中一个要項就是有关修行人的情欲生活。有很多佛教徒以為若要修行必须斷欲。甚至有不少學佛的夫妻,因为要修行而分手。其实這一个題目我在九零年代已经曾在佛青會中發表了一糸列的文章及演説,我的基本立塲是男女間的親密关系,不但不會影响修行,親密关系和家庭生活反而是修行的好途径。要明白這一点,我们必先要對菩萨道有深切的了解。當天會上的两位來自華埠的女士,就是誤以為親密关系是修行的障碍,故此决定獨身的。

有关親密关系的逃避,據筆者的覌察,在中國佛教中是有很長遠的歷史。中国有一句成語,是“慧劍斫情絲”。意味着無論是在家或出家,如果我们要修智慧,去離苦得樂,就必须要遠離男女关系。另外又有一个普遍的佛教覌念,就是以為執着是苦的根源。而男女間的親密关系,一般人都認為是一大執著,故此修行人必须免談。但是持這覌点的人,没有考慮到就算是在佛教圈子中,畢竟出家人只是極少數。一般人都有配偶有家庭和兒女,家庭是社会的基本,而家庭的建立是基于两性关系。一个社会的安穩和健全,是基于家庭的稳定,而家庭的穩定,又基于良好的男女关系。没有安穏的家庭,我们從何去養育小孩?由此可见對两性关糸的抗拒,其实是既不合人情又不合乎社会實際。印度的出家思想,是起源于大约是公元前六世纪的沙门運動,是一種抗議主流文化的思潮。现在已经是廿一世紀,這一種反對主流文化的思潮還合實際嗎。試想想,不少佛教组织(如佛光山)都已主流化、人間化和企业化。不錯,古時的沙門是出世和避世的,但是在現今的社会,我们還可逃避世間嗎?在宗教组织的形式上堅持依着二千五百年前的作風,這不也是一種嚴重的執著嗎?

其实佛在世時,追随佛陀的有出家衆和在家眾,佛陀根本沒有反對在家修行者有家室。佛陀在Sigala Sutta中肯定了人的種種倫常关系,包括了夫妻的关系。佛陀不単肯定六倫的重要性,更強調夫妻的关系是近乎神聖的,是值得讃嘆的。夫妻應互相尊敬,互相愛護。佛陀從來没有說夫妻間的親密关系是与修行人的生活有抵觸。 佛教中的在家修行者,一般稱為“居士“。試想,佛教在早期就有“四眾“(出家男、出家女、在家男、在家女),如果佛陀真的以为只有出家人方可修行,那佛教教團應只有两眾而巳。另外,早期佛教又分上座部和大眾部,上座部的人數少,大部是年長的比丘。大眾部人數眾多,而且多的是持進步思想的年青人。根据佛教史學家研究,現今的南傳佛教是承繼上座部佛教的傳統,傾向保守,出世意識較濃,以強調个人解脱的阿羅漢道為標準。而大衆佛教亦即現今的大乘佛教,思想比较開放,能容纳新的教理,又強調入世的修行和菩萨道的救世精神。中国的佛教在理論上是属於大乘佛法的分支,然而在實踐上却傾向出世和个人的解脱,缺乏社会的參与,甚至以为社会参与是有碍于修行。據筆者的覌察,一般中国的佛教徒,完全不理解大乘菩萨道的精要之處!故此,本文的重心是去深入了解菩萨道的修行法,然后説明為何親密关系可以作为菩萨道的修行途徑之一。

為何中国的佛教會有出世和厭世的偏差?我認為這是与中国佛教徒所讀的經典有很大的关系。大乘的經典,以心經和金剛經在民间最為普及,亦有讀淨土五經的。然而,似乎甚少人曾讀維摩詰經或六祖壇經。一个行菩萨道的修行者如何能在世間修行,其實在维摩詰經和壇經已有説明。六祖壇經中早有説明:”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又說:“世間若修道,一切盡不之妨“。為什么呢?因为世人大都以為修道一定要在深山寺廟中,其实這清俗之分,只是基于成見而已。壇經又有云:“菩提本清淨,起心即是妄“。清与俗之分,不是如實覌,只是我们的分別心打妄想而已!六祖又提倡“煩惱即菩提“之説。“煩惱即菩提“是大乘佛教的重要教導,我在佛青慧訊和禅世界的討論會中都有多次提及。在不少原始佛典中,煩惱和菩提是對立的,是水火不容的。不少修行人為了要逺離煩惱,所以躲入深山,遠離紅塵和人際关系,其实這只是逃避主義的一種表現。當然,無論是在官塲中、商塲中或是情場中,都有極複雜的人際关系。如果說我们要離苦得樂,必须要遠離塵世,没有人際关系即没有煩惱,這在道理上可以説得通嗎?一个躲在深山中修行的人,或在山洞中打坐的人,也會有蚊子或毒蛇來騷擾呢!我们廣東人有一句老話,就是“斬腳趾避沙蟲“,意思是与“因噎廢食“相同。形容那解決問題的方法比原先的問題更糟!“煩惱即菩提“這句説話是對的。修行應在日常生活的煩惱中修,煩惱就是修行的現成材料。我们通过煩惱,就能看到自己的種種執著,由此生出智慧。人的開悟不是從静坐中進入甚麽神秘妙境,以致從此離苦得乐。而是從覺覌煩惱的來源,以致内明,悟出人生的真谛。不是去逃避世間,遠離人羣,而是以智慧去克服煩惱。

六祖壇經可以给我们不少的啟示,而维摩詰經的内容更幽默和生動。尤以經中一句“在欲行禅“最為精彩!經中的佛道品有云:“火中生莲華,是可謂希有。在欲而行禅,稀有亦如是“。莲花是佛教的標記,寓意很深。火中生莲華,亦即意味着在煩惱世間中修行,從此生出智慧。莲花是生長在污泥中。维摩詰經有詳細説明為何要“在欲行禅“。经云:“譬如高原陸地不生莲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華。又如殖種於空不得生,糞壤之地乃能滋茂。…. 是故當知一切煩惱為如來種,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宝珠。如是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宝“。從這一段說話,我们可以看到阿羅漢道与菩萨道的強烈對比。不少修阿羅漢道的修行者,對情欲生活極之抗拒,視两性間的关系一如蛇蝎,要以强烈的意志去刻服,故此阿羅漢的塑像有降龍伏虎之相。這是極男性化的造型,而佛陀本人亦稱作“大雄“,這是繼承沙門運動的傳統。然而,大乘佛教的精闢處是“柔软法“,以静制動。這其实和“四念處“的精神相應。覺覌的修行,其实亦是柔软法,不是以意志力硬生生地將欲念和妄想壓下來,而是隨其自然,任它来去。又不妄加價值批判。煩惱本身不是問題,妄將正常的情欲壓抑却是問题。我们若能從容地覌察内心中的情欲世界,就能深入地了解自己。故此煩惱的角色一如肥田料,没有污泥作養料,如何能長出美丽的蓮花?如果逃避煩惱,其实是自絶慧根而已。

阿羅漢道和菩萨道對情欲的態度,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的。在巴利文聖典中,我们可见是绝对否定情欲和性生活的重要性。從這观点看來,佛教似乎是有違人性的。然而,在家人的五戒中的第三戒 — 不邪淫,却不是將所有性行為皆塗污。因为既然有“邪淫“,亦必有“正淫“。佛教的在家人可以有正常的性生活,只要不傷害他人則可。另外,佛教和基督教有不同。從某一角度看來,佛教中的性道德是比基督教的來得宽容。在佛教中召妓不算是“邪淫“,因其是從事性行業的工作者。當然,古印度社会和我们现代社会都是對性工作者有歧视態度,認为是低下行業。然而,無論古今中外,服务性行業的工作者一般都是出身于貧窮家庭,貧窮不是罪過。故此佛教戒律没有將性交易列為“邪淫“,但召妓者必要交付公平的報酬,不可對服务者剝削。這是基本道德。另外,在佛教傳統中又有一位名叫Ambapoli的高级名妓,和佛陀亦有交往。Ambapoli曾到佛陀的住處,身穿素服,謙卑地聽佛陀說法。佛陀對她極之讚賞,説她雖然是年轻貌美又富有,而且顧客多是權貴,如此生活在欲海中的風塵女子,其談吐舉止却有修行人的深覌温文氣質。Ambapoli又曾邀請佛陀和他的僧團到她的豪华寓所一同進飧,佛陀亦答應了。其後有一位王親國戚又邀佛陀到他宫内進飧,希望佛陀辭却原先Ambapoli的邀請,佛陀亦不答應。這位貴族就很不高興,認為自己輸了給一个下賤的妓女。最后,Ambapoli將自己的豪宅奉獻給僧團。故此無論佛教中任何部派,都公認Ambapoli的崇高地位,實在是在家修行者的好榜㨾。故此维摩詰經中“在欲行禪“其实一点不誇張,亦有若干歷史根据的。有没有菩萨是以風塵女子之相現世間,從大乘佛教的覌点來看,亦無不可。維摩詰經又有説:“或現作婬女,引諸好色者。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道“。由此看来,情欲不一定是致苦的。一般人的親密关系,不是先以情欲觸發,然后建立家庭和穏定的倫常关糸的嗎?故此情欲本身不是問题,修行人和常人一样,都有正常的情欲。但是修行人又有他的覺性、菩提心和慈悲心,故此將自己的親密关系纳入自己的菩萨行其实是很自然的發展。

孔子有云:“食色性也“。但是有很多的世界性宗教,都是將性行為醜化、妖魔化。這其实是極不健康亦不自然的發展。古印度確實是有反性爱和反感官享受的倾向,故此也是違反人性。先前我也提過,沙門運動其实是一種反傳统、反主流社会的激進思想。這反性爱和反感官享受,鼓励苦行的行徑,其实也是沙門主義所推動的,直接影响佛陀的僧團。人畢竟是時代的產品,這完全是符合缘起無我的教導。但是在二千五百年後,我们必须要再思。尤其我们必须接受現代科学的新發現。現代科学證明,性行为是有利于我们的身体健康,其好處包括:(1)降低血压,(2)增強身体免疫,(3)帮助心臟健康,(4)立即及自然地止痛,(5)解除壓力,(6) 帮助睡眠, (7)有若運動的效果,(8)刺激荷尔蒙分泌(Dopamine, Endorphins, Oxytocin)。除了生理上的好處外,又有心理上的好處,其中包括:

(a) 加强自尊心和自信心

(b) 減少情绪低落和焦虑

© 加強生存意志

(d) 產生欣快感(euphoria)

另外,两性生活又有修行上的好處,其中包括:

(a) 減輕自我中心傾向

(b) 親密关系是反照自己的鏡子

© 無須壓制自然的情欲

(d) 可以成為菩萨行

我们都知道西藏密宗是有男女雙修法,有些人會以為雙修法很神秘,但是一个修行人的夫妻生活,不也是一種男女雙修法嗎?很明显,与他人同住同睡,是可以减輕人的自我中心傾向,畢竟有他人要兼顧啊!為何夫妻生活可以當作菩萨行?道理其实很簡單,菩萨行包括“四梵住“(四無量心)的實踐,包括如下:

(1)慈 (親切,猶如家人般)

(2)悲(拔苦)

(3)喜(平静而快乐的心境)

(4)捨(放棄自我中心的想法)

試想,這些不都是包括在恩愛夫妻的生活中嗎?雙修還有其他好處,例如:

(1)深聽

(2)感恩

(3)不設防(Vulnerability)

(4)真心

(5)饒恕

(6)反照

總而言之,两性间的親密关系,根本上没有和菩萨的修行有任何的衝突。傳統佛教對两性关係的質疑,一方面是基于印度本土的特殊文化背景,另一方面是一般佛教徒没有培养出獨立思考的習慣,故此人云亦云。我们現在生活在二十一世紀中,對性的成見應廢除了!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